補課就像“超級病毒”,肆虐各地中小學—— 孩子們前腳離開學校 后腳就扎進各種培訓班

來源:揚子晚報 關鍵詞:培訓班,減負 發布時間:2018-11-20

作者:王璟,蔡蘊琦,李晨,張琳

上周末晚上,南京“學而思”的一家教學點燈火通明。 蔡蘊琦 攝

目前教育負擔中的一種“不可承受之重”——“校外培訓”已經形成一種無形而巨大的力量,將學校教育、家庭教育一起裹挾其中,它就像一種超級病毒,不僅極易傳染,而且被傳染者還在擴散病毒。如今“補習病毒”正四處肆虐,孩子無處躲藏。

鏡頭聚焦

補補補,全民補,補課就像一種超級病毒,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各地肆虐。日前,記者調查了江蘇多地中小學培訓市場,試圖從真實的鏡頭中窺探觸目驚心的“病態補課”。

1.前腳出校門,后腳直接進培訓班

上周五下午四點,南京市鼓樓區第一中心小學門口擠滿了接孩子的家長。一個小男孩背著書包走出校門,媽媽匆匆接過書包,轉身將他送進學校旁邊的一家培訓中心學英語。這位媽媽說,孩子每天早上7:30左右到校,下午4:00放學,目前校內學習任務并不重,所以校外培訓班必須得跟上。“不補不行的!書本內容淺,課外不補根本拼不過學霸。”

當天下午四點半,南京外國語學校初中部的學生幾乎都已經離校,只有零散的家長在門口等待。這是一所在南京乃至全國都極為知名的中學,以盛產學霸著稱。“接到他就要去上英語培訓。”一位兒子在該校就讀初二的媽媽坦言,學校里牛娃云集,要想立于不敗之地,只有付出更多。“課外要學習的內容太多了,光英語就上了兩個班,一個是口語,一個是托福。你知道嗎?兒子班里的學霸已經學到了高中課程。”說這話時,這位在外人看來帶著光環的牛娃媽媽,卻流露出一種人到中年的疲憊。

2.周末忙補課,家長備飯帶孩“趕場”

上周六傍晚的南京,降溫再加上下雨,空氣中更多了幾分濕冷。但對于家有學生的家庭來說,周末是擁擠和忙碌的,因為要補課。記者來到位于河西的中央商場,這家商場的三層和四層已經有兩大培訓機構“落戶”,每到周末,這里更顯熱鬧。

“快點吃,馬上6點又要上課了!”傍晚五點半左右,南京河西中央商場四樓學而思教學點的大廳瞬間變身為“臨時食堂”,家長接待區的高桌前站著一排匆匆扒飯的學生。家長們紛紛從保溫袋端出飯菜,招呼孩子吃飯。為了省時間,很多家長準備的都是有菜有肉的炒飯,還有一杯飲料。“中途休息時間太短!即便我們就住附近,也趕不及接孩子回家吃飯。”一位家長無奈地說。

3.“團課”很隱秘,家長組團請名師“出山”

除了培訓機構,還有一波課外培訓的學生則是在“團課”。“團課”的家長更為瘋狂,他們直接把眼光瞅準了名校名師,聚上十來個孩子就能“團”成一個班。

上周日晚9點多,南京建鄴區某住宅區樓下,家長們在等放學的孩子。“我們‘團’的是一所名校老師的數學課,老師本來不愿意,我們求了很久才答應。”一位家長表示,補課的需求的確存在,孩子想利用課外時間提高學習成績很正常。“我們語數外物四門都團了課。不光孩子壓力大,家長壓力也大,雙休日所有時間都用來陪孩子上課了。”因為政策明令禁止教師家教,這位家長透露,為了“保護”老師,“團課”通常是在學校附近租房子,或者直接去老師家里,很多都是由家長一手包辦,老師只負責上課,連學費都有人收好,這就是“團長”。有的“團長”可謂神通廣大,手里掌握著大批名校名師的情況,不少家長會點名要上某老師的課,只要團課的人數夠了,“團長”就會聯系老師,說服老師來上課。“團長”可能是家長,也有的人就以此為職業。

4.學校不讓補課,培訓機構就“門口開花”

南通,這座以高考成績領跑江蘇而讓人印象深刻的城市,也并未逃離課外培訓的魔爪。與把學生“圈”在學校的縣中不同,南通市區的很多高中沒有晚自習,周末也并不補課。于是,從周五晚到雙休日,很多學生都在培訓機構度過他們的課外時光。對一位面臨高考的高中生來說,語數外三門主科肯定是要補的,物理、化學等選修課則根據個人成績斟酌排進“周末課程表”。

為什么以教育教學質量高而著稱的南通補課也瘋狂?一位南通中學的家長道出了原因,“以數學為例,學校一周頂多上6節課,而海安中學、海門中學這些厲害的縣中一天就能上好幾節數學課。老師把知識點肯定是講得透透的了!”課余時間相對多,又有高考的壓力在前,市區高中的學生幾乎沒有不補課的。

不僅在南京、南通,大大小小的培訓機構已經占領了無錫、常州、連云港、揚州、鹽城、淮安、宿遷等江蘇各地最熱鬧的市口,成為眾多家長“逃不出去的魔掌”。

家長心態

“學霸想更好就要超前學,普通孩子想爭上游就要更努力,學不好的孩子為了不掉隊就得補差,這就是現實。”一位教育界人士坦言。揚子晚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補差只是補習中的一種,而提前學、超綱學則成了一種畸形的教育形態,少數人的“游戲”已經演繹成大面積的瘋狂。

“提前學,誰都想贏在起跑線!”

“‘學而思’會根據診斷成績,推薦孩子上不同層次的班。”張女士告訴記者,女兒從小學三年級開始上學而思,通過一年的努力才考上“勤思班”,這讓她驕傲了好一陣子。與“提高班”相比,這位家長明顯感到“尖子班”的孩子從反應速度、解題能力比“提高班”高出一大截。升入五年級后,學而思的數學題難度明顯增加,課堂兩個半小時,女兒不能完全消化,也無法輕松能完成課后作業。“我把筆記記下來,回家再跟她說一遍,比較難的題目我先做一遍,再教她,就像喂養雛鳥。”

這位家長表示,很多培訓機構學習內容相對超前。比如五年級課本上的“方程”,孩子在小學三年級春季班上就接觸到了。培訓機構還經常進行“診斷測試”,成績公布后,班上的孩子們還會互相比較,校外輔導班的考試成績儼然成了另一套評價標準。

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不僅課外培訓成“第二課堂”,甚至還滲透進學校教學評價之中。孩子在南京一所名小上四年級的劉女士告訴記者,學校每個單元的數學、英語考試都有附加題,光學課內的根本不夠,必須額外學習課外內容,才能在學校的一些重要考試中取得好成績。一些培訓機構服務還特別到位,以學校為單位建群,給群內家長發復習資料,指導家長幫助孩子在校內拿好成績。

可怕的是,這種超前學、超綱學,在小學階段只是一個“開始”,到了初中、高中,永遠有一群“學霸”在往前沖,帶著后面的人你追我趕。

“不想上,看到別人跑只能跟著跑!”

說到補課大軍,其實可以分為兩類,一類是主動堅定者,另一類則是被裹挾前行者,后一類人數更多。每當帶著孩子風雨無阻地奔波在去往培訓機構的路上,家長汪女士的內心就會產生一陣強烈的波動。“我們被裹挾著前行,麻木陪跑。”對于成績中上等的孩子,班主任老師通常會暗示家長要多盯著,逼一逼,補一補。“我也知道,不是每個孩子都要上名校,不是每個孩子都是小天才,但是,我也不敢拿她的未來打賭。”汪女士直言,除了來自同齡學霸的壓力,家長群里漫天飛舞的數據經常把她從感性世界又拉回理性世界,畢竟,不上一所好的初中,中考可就懸了!

一位高中生家長林先生感慨道,當下的教育時常讓家長感到困惑,一會兒給家長喝各種各樣的“雞湯”,一談考試就又一棍子打回原形。“社會現實就是面鏡子,如果有名校的光環籠罩,孩子未來發展就能多幾分助力。”林先生表示,讓孩子加入補課大軍實屬無奈之舉,誰忍心看著孩子犧牲休息時間瘋狂補課?

“補了有用。”“別人補你不補,你家就吃虧了。”“專業的事要給專業的人來做。”“你不擇校,還要參加分班考啊!”……在“病毒”肆虐中,培訓機構無疑在推波助瀾。他們是制造焦慮情緒的高手,善于在自媒體平臺炮制出各種教育文案,從中扮演著教育專家的角色,傳播“不補不行”的魔咒,讓你想逃離又無法真的離開。

“壓力大,補課就為了能上好學校!”

補課,就是為了能上好學校!在采訪中,這成為不同年齡層受訪家長中最直白、最一致的回答。

“我知道孩子學奧數,學英語很辛苦,但是要上一所好初中,就得辛苦。”采訪中一位南京牛娃的媽媽直言不諱地告訴記者,南京牛娃最集中的學校就是南京外國語學校,然后能擇校的就是各種學費貴一點但中考成績比較領先的民辦學校,而“成績好”才能敲開這些好初中大門。“以前大家都比較熱衷參加培訓搞奧數證書,但據傳與名校升學并不掛鉤,熱度就減輕了許多。但大家還是輾轉于各種培訓班,總之不能讓孩子閑著,因為你不學,別人在拼。”

對于一些上學區學校的家長來說,躲得了小升初,仍然躲不過中高考。“很糾結,不想讓孩子這么辛苦但又不敢不報。”蘇州高新區的一位小學三年級孩子家長告訴記者,身邊大部分孩子也在上培訓班,“我家是學區房,我不用擇校,但中考還是要考啊。蘇州有很多好高中,但很難考,考不上意味著讀不了好大學,從現在開始就得努力。”

“人人都焦慮,最不可逃避的重要原因還是升學。”采訪中一位江蘇教育界資深人士告訴記者,小學要小升初,中學要中高考,在這個過程中會有各種各樣的比拼,孩子要上好學校就要成績好,學校要立足也要成績好,成績就是一個絕對重要的指標。現在離開這些談減負,家長也不答應。

相關文章推薦
收藏

您還沒有登陸,請登陸系統來收藏文章!

登錄
开元棋牌通比牛牛规律 决策主力股票论坛 蓝筹股是什么意思 鞍山麻将手机版下载 nba球星排名 体彩十一运夺金 11选5走势图 捕鸟棋牌 北京麻将规则 算钱 网络如何赚钱 华鼎股份股票最新消 九乐棋牌游戏?